| 快捷翻页 ← → 键
小说骑士 > 武侠修真 > 太白山书生 > 第七章、续(十二)
  鲁明德等人将棺木迎入鲁家大院后将其停在中堂,鲁明德在府上设素宴招待二人。席上除鲁明德、江涛、柳仲楸三人外,还有那黑汉子。

  刚饮下几杯,那黑汉子忽然拍案而起道:“江涛,你害死了我兄长,而今竟敢只身入我丰民乡,你是瞧我鲁家没人吗?”说着便要拔剑。

  鲁明德忙阻止道:“衍弟不得无礼!”鲁公衍哼的一声将剑拍于案上。

  江涛叹道:“你兄长确是因我而死,你若要我抵命便动手吧!”

  柳仲楸缓缓道:“那道离间计是我谋划的,鲁前辈之死,我罪不在小,阁下若是想报仇,现在便动手吧!”

  鲁明德心下道:“没想到那道毒计竟是这青年所出,看来此人智谋不可小觑。”

  叹道:“兄长之死,怪不得二位。在他去吴伯贤处之前便已料定自己必死了,所以才会嘱咐我密带他的家小出城。兄长之死,完全是因为他自己太固执了。”

  语重心长的对鲁文衍道:“衍弟,有理不打上门客,切莫再闹了。”

  鲁公衍虽是吹胡子瞪眼,却再也没有动手。

  散席后,鲁明德将二人送出府,对二人作揖道:“府上有丧,不好留二位过夜,二位到外面客栈过夜吧!实在对不住了!”

  二人便在附近找了一间客栈,入夜后二人皆未多想,便睡了。

  半夜,柳仲楸被房外的脚步声惊醒,暗叫不好,立刻翻身下床将暗月紧握在手中。

  走到墙边轻轻的敲了几下木墙壁,隔壁立刻传来了几声敲墙的声响。外面的脚步声还在增加,二人听得出,这客栈房前屋后已聚了近百人。

  忽然,隔壁传来了两声重重的敲墙声。柳仲楸立刻飞身拔剑破门而出,与此同时,隔壁的江涛亦破门而出。

  二人顷刻间便伤了数人,随后飞身上房。鲁明德看着被伤的数人,皆是右肩被刺。

  鲁明德咬牙切齿道:“给我拿下此二贼,枭首以祭大哥在天之灵。”鲁公衍身先士卒,率众攻上屋顶。

  江涛和鲁公衍斗到一起,柳仲楸护住江涛左右,一盏茶功夫,柳仲楸又伤了十数人,余众见柳仲楸剑法超群,皆不敢近身。

  江涛边斗鲁公衍边道:“鲁副堂主,你既有杀我二人之心,为何不在贵府动手,偏要费此周章。”

  鲁明德双眉紧锁道:“在我府上杀你,搅我大哥的魂灵,脏了我的地。”

  江涛道:“你如此出尔反尔,就不怕天下英雄耻笑吗?”

  鲁明德冷笑道:“哼,做都做了,还怕人笑吗?”随即率身边数人来围攻二人。

  柳仲楸见鲁明德上来,立刻靠向江涛,运起五成内力,便要使出一招霜寒十四州。鲁明德、鲁公衍等在房上的数人见势不对,立刻飞出数丈。

  柳仲楸见房上数人退却,便将内力减到三成,立即使出。除飞出数丈的数人外,客栈内外众人皆被剑气所伤,然不致命。

  柳仲楸使出霜寒十四州后立即奔向马厩,江涛紧跟柳仲,身后。柳仲楸砍断缰绳,二人骑上百里烟云兽,沿大道向乡外奔去,沿途众人皆不及阻拦。

  二人奔出丰民乡,方将速度放慢。江涛叹道:“唉!我本想消除恩怨,没曾想又添新仇啊!还连累了柳少侠,真是对不住。”

  柳仲楸淡然道:“事已至此,前辈不必自责。只是鲁明德此人行事阴险狡诈,不似其兄鲁文昌,前辈日后要与之共事,只怕要多一个心眼。”

  江涛感激道:“多谢少侠!”仰天长叹道:“唉!济水派永无宁日了。”
1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