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小说骑士 > 武侠修真 > 散修陆三通 > 第三十八章 梧桐栖
  夜空中轻云漂浮,闪烁的星星时隐时现,山前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流星划过,一闪而过的星影短暂又美好。如此美丽的天空下,一场阴谋在这轻快的雨中酝酿着。

  他皱着眉头,习惯地把左手的大拇指放在嘴唇下面来回移动,思考着一个问题。

  还有百日就是梁王的寿辰,按照他的推断,梁王一定会在寿宴上公布他最想知道的信息。

  一个身穿深紫色袍子的中年男子,打着油纸伞急匆匆地向一个山洞赶去。就算是一脚不慎踏入积水之中,他也不愿停下脚步去处理飞溅在衣料上的泥渍。

  伸出右手,中年男子凭借记忆摸到了一块石头,他往左转了半圈后又往右拧了一圈,一个暗门出现在他面前,男子头也不回地走进去,看到坐在密室中的人,他深深作揖,恭敬道:“太子殿下。”

  太子摆手示意他平身,没有多余的客套,他直接问道:“都准备好了?”

  “都准备好了。”中年男子从怀中抽出帕子抹了把脸说道。

  太子示意沼淮熄灭蜡烛,待全部暗下后,一阵机械运作的声音响起,太子,沼淮和那个中年男子踏入更深一层的密室中去。

  密道中,只能借着沼淮手中举着的火把发出来的暗光摸索前行,他需要一个人来确保这次计划的万无一失。

  那人衣着褴褛,披头散发,面对着石壁打坐,石壁上雕刻一些图案,但由于光线原因,他们也看不清这上面到底是些什么,暂且当作胡写乱画吧。

  沼淮见此人始终背对着他们,于是说道:“你这人好生不识抬举,我家主子顶风冒雨的亲自来请你出山,结果你就坐在这里一动不动,莫不是死了?”

  “沼淮,”太子轻声呵斥,随后面色恭敬地向那人作揖道歉道:“晚辈仆人不识礼数,还请先生莫要见怪。”

  那人倒也没跟沼淮一般见识,而是阴森一笑,问道:“我何时说过我要出山了?”

  太子微微笑道:“先生避世多年,在这洞天福地修炼,晚辈才疏学浅,自然不敢贸然叨扰先生清修,只是晚辈说得这个人,先生一定很感兴趣。”

  那人虽然没有接话,但是被盖在灰白色的头发下的耳朵已经竖了起来。

  “谢青。”

  “你们找错人了,我只是一个耄耋之年的糟老头子罢了。”时隔多年,他再次听到这个名字,虽然眼皮一跳,这个人他的确恨之入骨,但他要等待另一个人的出现。

  “这……”太子犯了难,王汐跟谢青之间那些事他虽说有所耳闻,但是总归只是道听途说的坊间传言,现在这个人对谢青的态度如此冷淡,难不成是自己搞错了?

  中年男人走上前,跟王汐耳语一番,王汐原本微闭的双眸猛的睁开,他一脸严肃地问道:“此话当真?”

  中年男人笑了笑,只是点点头没有过多言语。

  王汐起身,太子和沼淮目睹了毕生难忘的场景,原本蓬头垢面,衣着破烂的老头子,此时在他们面前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化着。

  斑驳枯燥的头发似乎已经懒得再做掩饰,直接变得雪白,而后又像是被无形的巧手迅速且规矩地束成发髻,用凭空出现的玛瑙冠装饰着。

  一拢红衣,凤纹云袖,负手而立,男子垂着眼睑,修长而优美的手指摆弄这一把雕工精美的扇子,纤长却雪白的睫毛在那犹如精雕玉琢的脸上,形成了诱惑的弧度,王汐抬起头,细长的丹凤眼瞥过太子,让太子呼吸一紧,好一张翩若惊鸿的脸!

  只是那双眼中忽闪而逝的嚣张和轻狂,让人不敢与之对视,却想暗中窥视,他浑身透露的冷淡与疏离似曾相识。

  王汐瞥了他们一眼,摇动扇子走出洞府,广袖一扬,原本是阴霾着的天,此时已经放晴,原本时隐时现的星辰已经被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