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小说骑士 > 玄幻奇幻 > 青川旧史 > 第四百一十六章 香夜
  白国所在,青川极南。所以相比祁国,这里是真正南国。

  南国六月尾,盛夏已炽。晚风亦不温良,穿过层层纱幔钻进来便显得闷。

  “好像是他登基之后第二年吧,还是第三年?反正也就十五六岁,小屁孩儿。那时候流言要比如今嚣张得多,该是隔三差五和纪小姐闹别扭,”

  上官宴一顿,很有些闲话家常意思,

  “应该说是纪小姐隔三差五找他的不痛快。他初即位,心上千斤重,难受得很,也是那一回我才知道,这小子喝酒如此厉害。”

  理与智上,阮雪音千万个不想听这些旧事给自己添堵。但上官宴一开口,她还是迈不动步,稀里糊涂坐下开始听。

  面前依旧一盏酒,对方依旧一杯杯喝。那酒壶细长而高,嘴如新月,莹白透亮的琉璃外壁上凸出成片近妖的嫣粉桃花枝。

  以至于那酒也被衬得带了嫣粉色。

  自然不是。她看一看自己面前杯盏中。此酒无色。

  而上官宴不紧不慢又实在喝得不少,面色如常竟像在喝白水。

  “你也厉害。”她终接话。

  上官宴眸色一荡,勾嘴角笑,“真要比,我喝不过他。你那位兄长或许可以,也是个千杯不醉的主。”

  “谁?”

  “小的那个。大的那个不怎么喝酒吧?”

  是说岁数。大的为阮佶,心智不济。所以同样千杯不醉的是阮仲。

  “观美人是幌子吧。”她再随口,“你是在结交他们所有人。”

  上官宴一怔,“你这人怎么这般无趣。好好地聊闲天,老往那些糟心事上想。男人嘛,无外这些个酒色爱好,都是王孙公子,”

  王孙公子四字他低了声。此人言谈倒一直谨慎,哪怕在自家,从始至终未明说过众人姓名。

  “我经营的又都是吃喝嫖赌,想不认识都难。”

  “但他们互相之间却不认识。”顾星朗和阮仲此前就不认识。是去岁霁都同溶馆才见第一面。

  “他们不像我这么满青川跑呗。”上官宴不耐,“我说,那小子为了纪小姐这般折腾过,你是半点不好奇啊。”

  比起他还认识阮仲、还知其千杯不醉的交情,以及今日茶楼外那句说她接下来要去曲京的话,此时此刻,有关纪晚苓的旧事确实不算什么。

  但要套话,总得先顺对方说。

  “你说。”

  上官宴观她平静,眨眼莫名:“啊?”

  “他如何为了纪小姐茶饭不思痛不欲生饮酒不止千杯不醉。你说,我听着。”

  上官宴有些梗,举起手中杯与她案前那盏根本没动的酒一碰,径自喝下方回:“没意思,不说了。”

  又觑她,

  “你们俩是在做戏?其实谁也没那么在乎谁,不过闹了出夜宿挽澜殿骗了天下人?”

  阮雪音也有些梗,忽想到韵水城皇宫内几段对话以及此后见闻。

  “你觉得是就是。”她答。

  上官宴表情更加叵测,半晌点头,笑意再现,

  “有意思。”

  他连饮三杯,似乎倒尽了壶中酒,突然再道:

  “但若不是,你最好别辜负他。”

  阮雪音以为自己听错了。

  “那小子看似随和,其实挑剔,对大部分人事都无所谓,把着不放的就那么几样,掰指头能数出来。”

  他看她一眼。

  阮雪音不确定那几样里是否有她。

  而顾星朗哪里是这么容易露软肋给旁人的人?

  面前这人深不可测,也真也假,姑且一听。

  “把酒喝了吧。”他继续,“这个叫夏桑落,没有醉月烧那么烈,喝一杯好入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