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小说骑士 > 科幻灵异 > 诡秘剑圣 > 第二十九章 突发
  “计划?这段时间你们也看到了,这个世界的白蛇传根本就不是我们所知的任何一个,它好像是所有影视作品的合集,谁也不知道突然回突然出现个什么人。”山岳看着古意盎然的四周,苦笑一声。

  原本还想着通过剧情来占尽优势的几人在前几天的接触后都被狠狠泼了冷水。

  因为这根本不是他们熟知的任何一版,除了白素贞许仙两人断桥邂逅以后,整个剧情变向着不可捉摸的剧情发展,比如这里的法海并不是一个老头,而是一个英俊和尚,还有一个小徒弟叫十天。

  许仙也有一个青梅竹马叫连翘。

  但你以为这是刘涛版的白蛇传那就又错了,因为这里法海并不是金山寺的一个普通僧人,而是金山寺的主持,不光如此,他似乎还和青蛇有旧识。

  不过这怪诞诡异的剧情也侧面解释了,为什么任务世界里的很多事情都是南宋和北宋相插的怪异事态,这都无不表示这个世界已经似是而非了。

  “想必各位之前也跟着许仙见过法海了,他的实力大家应该有目共睹了吧。”见几人没有说话,山岳又苦笑道。

  提到法海,在场的几人无不齐齐打了一个冷颤。

  就在前几天,几人跟着许仙去山里采药,路过一个村庄时遇到一虎妖伤人,就在几人想着这是不是隐藏旁支任务的时候,法海突然从天而降。

  在一阵佛法逼逼叨叨之后,也没见他如何动作,只是轻轻一抬掌,那原本还龇牙咧嘴,口呼恶风的虎妖便成了肉泥。

  这极具视觉冲击力的一幕让山岳等人是瞬间呆若木鸡,在法海安抚民众的时候,几人甚至连搭话都勇气都没有,生怕被来个降妖除魔。

  “但这样也不是办法,我们不能光等剧情这样一直下去,”沉默中

  “哎,”山岳叹了一口,知道这样下去是不行,他问向秋衣柳。

  “衣柳,白蛇和青蛇那边接触的怎么样了?”因为都是女性,而且秋衣柳和梦珺两人都是那种气质容貌俱佳的人,相比于其他人更容易接近白蛇青蛇。

  “还是老样子。”秋衣柳

  就在几人苦思冥想的时候,门外突然响起来敲门声音。

  “谁啊!?”突如其来的敲门声让几人一愣,山岳则站起身向大门走去,他现在的身份相当于白素贞府邸的看府武师。

  《玄君七章秘经》

  序:仰道者企,如道者浸,皆知道之事,不知道之道。吾常闻,非人勤以求知,乃知者勤以求人也。然吾知其谬。其知者非求人,实乃出而逐人矣。其刻深无情者,如鹰犬逐兔。

  重云蔽天,江湖黯然,游鱼茫然。忽望波明食动,幸赐于天,即而就之,鱼钓毙焉,而逐道者亦然。盖目视雕琢者明愈伤,耳闻交响者聪愈伤,心思元妙者心愈伤。

  卷一:一灼之火能烧万物,物亡而火何存?一息之道能冥万物,物亡而道何在?

  蜣螂转丸,丸成而精思之,而有蠕白者存丸中,俄去壳而蝉。彼蜣不思,彼蠕奚白?庖人羹蟹,遗一足几上,蟹已羹,而遗足尚动。是生死者,一气聚散尔。不生不死,而人横计曰生死。

  有死立者,有死坐者,有死卧者,有死病者,有死药者。等死,无甲乙之殊。若知道之士,不见生,故不见死。人之厌生死超生死者,皆是大患也。譬如化人,若有厌生死心,超生死心,止名为妖,不名为道。

  计生死者,或曰死己有,或曰死己无,或曰死己亦有亦无,或曰死己不有不无。或曰当喜者,或曰当惧者,或曰当任者,或曰当超者。愈变识情,驰骛不已。殊不知我之生死,如马之手,如牛之翼,本无有,复无无。

  卷二:食巨胜则寿,形可延;夜无月火,人不见我,形可隐。汝欲知之乎,汝欲为之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