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小说骑士 > 玄幻奇幻 > 公子派我来巡山 > 079 君思我兮不得闲
  天帝对着自上而下的水帘一照,原本哗啦啦的水流忽然平静得如一面镜子,清晰地照出了他自己的容颜。

  虽然留着一把小胡子,但自己看起来并不老嘛,分明还是很有味道的一个男人,就算跟旁边的英气逼人的儿子相比,也丝毫不逊色,反倒比那毛头小子多了几分成熟男性的沉稳之气。

  天帝自我欣赏完毕,手掌轻拂,镜子又变回了水帘。

  这么一琢磨,就非得拆那纸鹤不成了,而且最好是在紫光夫人进门之前拆,这样,才知道呆会儿对她说什么样的话合适,也才能参悟她将要对自己说的话有什么深意啊

  一个百般阻拦,一个你起开我非拆不可,于是,父子俩为了一只小小的纸鹤僵持不下,差点儿伤了和气。

  最后,还是被功力远远超过儿子的天帝把纸鹤拆开了

  天帝满眼的小心心在看到上面的字迹后,转而变为了熊熊燃烧的小火苗

  “什么那个祝华予胆大包天,竟敢在凡间跟凡人私定终生”

  听父王说完这句话,辰良的脸变得纸鹤一样白。完了完了,要失去小师妹了。

  虽然,她从来就木有属于过自己,但只要她在,这个世界对辰良来讲就不一样以后,怕是连远远看她一眼都要变成奢望了

  “啊”

  不远处一声惊呼,不知什么时候已进殿的紫光夫人,弱不禁风纸片人儿一样摇摇欲坠。

  天帝赶紧一个猛子扎过去,及时扶住了美人纤细的腰肢“紫光,你没事吧”

  紫光夫人在天帝的怀中与其相对,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再加上朱唇一点桃花殷,当真是个夺魂摄魄的大美女“我我真的不是有意偷听陛下讲话的。”

  天帝的心都化了,但想到纸鹤并不是紫光夫人送来的,看来人家也并非对自己有爱慕之意,不觉有几分失望,可还是柔和地对她说“那倒不要紧,可你这是怎么了”

  紫光夫人这才站稳脚步,一脸愤慨地说“我只是不敢相信,祝华予那丫头竟会做下如此大逆不道之事身挂神职,她怎么敢如此知法犯法”

  辰良心里哇凉哇凉的。

  如果这里只有父子二人,大不了豁出这张脸去,低声下气好好替小师妹求求情。念在父子一场,兴许父王能看在自己的面上饶了小师妹。

  可现在偏偏被第三人听了去,这下局面对小师妹可是大大的不利了

  紫光夫人一直自恃貌美如花,但这天庭之上,唯有一个人让她感觉自惭形秽,那个人便是祝华予。

  尽管祝华予已经被派到云容山出任山鬼,没在她眼皮子底下招她烦;尽管祝华予跟她相比,只是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小芝麻绿豆角色,但还是被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因为这普天之下,四海八荒,怎么可以有另一个女人美过自己呢

  原先她有一面只说真话的银华镜,由于镜子也认为祝华予比她美,已经被紫光夫人在某个无人的夜晚砸了个稀烂。

  此时听到关于祝华予的负面新闻,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如果能借这个机会除掉那个死丫头,自己便是这天上天下的头号大美人啦

  很快,紫光夫人就想起辰良也在场。

  谁不知道辰良跟祝华予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郎才女貌呢

  想必在辰良面前添油加醋推波助澜,不是个聪明的方法,说话方法得讲点艺术才行。

  她从地上捡起刚才掉的袋子“听闻陛下为批阅仙籍考核结果多有操劳,紫光是特来给陛下送千年赤灵芝的。”

  天帝听了十分高兴,看来美人心中还是有自己的。

  “华予一个天真美丽的小姑娘,被派到云容山那种深山老林里驻扎,平时身边儿也没个讲话的人,日子一定过得非常寂寞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